国民彩票

  • <tr id='CoeM7'><strong id='4GtPY'></strong><small id='zPnLS'></small><button id='7UJti'></button><li id='NrmQv'><noscript id='XpMjl'><big id='o64iu'></big><dt id='rQR0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GtIZ'><option id='rHFzU'><table id='9QMUd'><blockquote id='GhvDX'><tbody id='RYRV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a7kHH'></u><kbd id='GSAGX'><kbd id='mD9rH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MLGNj'><strong id='OFEH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t8d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psBX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9y0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3HrC'><em id='vQay7'></em><td id='21449'><div id='QGUn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kJ8u'><big id='0raj8'><big id='4fzie'></big><legend id='cNSz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RcYkt'><div id='Zrq4t'><ins id='SCfE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7Y0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t2x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RuyZ'><q id='JJmZN'><noscript id='9wHNW'></noscript><dt id='U59l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wuRj'><i id='G86iY'></i>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財政文化

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四十年——我與改革開放一起走過的日子(隨筆)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8-11-06 14:58   作者:考素泉    閱讀: 次   字體:[ 大 ] [ 小 ]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四十年崢嶸歲月,讓一棵幼苗,長成參天大樹;使一個嬰孩,成為國家棟梁;而我的偉大祖國,實現從站起來,富起來,到強起來的輝煌蛻變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70年代的“洋文、洋布,洋油、洋傘、洋火、洋芋、洋釘”已成過眼雲煙;曾經活躍的“糧票、布票、油票、糖票”的計劃經濟淹沒在曆史潮流中;經曆80年代的合資熱潮和上世紀末的群雄自主,中國"華係車"日益豐富--紅旗、寶駿、吉利、比亞迪、奇瑞、廣汽、榮威;中國經濟蒸蒸日上, GDP總量從3645億元猛增到82.7萬億元,增長226.9倍,已穩居世界第二位,東方老大;中華大地發生翻天覆地變化,動車高速邁進新時代,中國工程享譽全世界,航空母艦試驗成功,神舟係列飛船彰顯大國風範,長征運載火箭凸顯我國實力……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作為一名中國人,我倍感驕傲自豪。有國才有家,有家才有我,自豪之餘,我想用自己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和中年四個階段,來述說自己同改革開放一起走過的風雨日子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童年時光,我一直生活在農村。因為家貪,大姐三歲高燒耽誤治療,最後落下腦炎後遺症的毛病,講話口齒不清。又因家貧,有兩姐姐生病、挨餓先後夭折,剩下我們姊妹六人與父母相依為命。剛出生的我嚴重營養不良,瘦得脫了形,像失去水分的豆芽菜,整天抬不起頭,哭起來還不如貓咪叫得響。我從沒上過幼兒園,也沒有一件屬於自己像樣一點的玩具,更不曾過生日。閑時,和夥伴們丟手帕、踢毽子、玩泥巴、跳皮筋、翻跟鬥,忙時,便幫大人扯柴、燒鍋、做飯,放牛、喂羊、拌豬料。若是趕上農忙季節,還要學著割稻、打穀、曬糧、揚場。在生產隊拔草時,小蘿卜頭高的我挎上大大的籮筐,裝滿青草,連拖帶拉返家後,粗筐條把細胳膊勒出一道道淤青深痕。因為姊妹眾多,我家衣服幾乎是弟弟撿哥哥的,妹妹拾姐姐的。父親春夏秋冬隻有兩個色---藍色中山裝,綠色解放服。我還穿過爺爺用稻草編的“麻窩子”鞋,特別硌腳,現在早已絕跡。我們吃得最多的是青菜蘿卜、鹹菜山芋幹,住的是茅草庵、土坯房,後來到城裏,才住上四合院,磚瓦屋,水泥房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少年的我贏弱單薄,身子像一根火柴棒,頭如成人拳手大小,臉色臘黃,隻有一雙眼睛還算有神。在村莊小學讀書時,桌是用泥土砌的土墩子,小板凳是自己從家中帶來的。四年級時,我隨父母轉到縣城實驗小學,擺脫了“麵朝黃土背朝天”的農民日子,終於有了像樣的學習環境。畢業於安大物理係的父親教育理念,就是“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苦讀聖賢書”。那時父親的工資不過兩三百元,可他愣從有限的經費中,節衣縮食,為我們征訂了大量文學書、連環畫,什麼《奧秘》、《啄木鳥》、《收獲》、《童話大王》、《少年文藝》、《兒童文學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等,閑暇時光,我們便臨窗靜享書香。初三時,家中有了第一台家用電器----15寸的熊貓牌黑白電視。讀高三時,父親為了節省時間,專門給我買了一輛鳳凰牌女式自行車,算是我家響當當的固定資產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零星的記憶如電影片段時常閃現。最懷念的禮物----那把白底粉花小洋傘,是父親從城裏帶來的稀罕物。在一群大油布傘中,顯得如此“鶴立雞群”,收獲不少“豔羨目光”,我天天拿到學校“招搖撞市”,終於,在一個晴朗天日,不幸遺落在學校,從此,再也尋不見她的“芳蹤”。最溫馨的場景-----父親騎著永久牌自行車從城裏上班回家的情景。傍晚時分,伴著暖暖的夕陽,隨著偉岸父親“嘎噔”一聲停車聲,我們姊妹便飛奔著取下車架上的帆布包,尋找裏麵的糖果或大餅。最糗醜的事情----記得有段時間,學校在課間操時,給每個學生發一塊麵包,饞嘴的我甚至在作文裏寫到:一想起課間操的麵包,便令我垂涎三尺。後來,“垂涎三尺”一直成為全家人對我的笑柄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青年時代起,市場經濟的浪潮帶來了日益豐富的物質享受,家中生活水平隨之水漲船高。我們兄弟姊妹還算爭氣,除了大姐,都憑借自己努力讀書,用知識改變命運,在城裏謀到穩定工作,擁有幸福的小家,尤其是,哥哥嫂嫂還是全村第一個博士生家庭,這成為父母一生的驕傲資本。“樓上樓下,電燈電話”已成現實,至今仍然記得縣城路邊,醒目地懸掛著“腰挎BB機,手拿大哥大,鳳台人民真瀟灑”大條幅。九十年代後期,我有了第一套住房;本世紀初,正趕上國家公務員招考好機會,我從縣城的事業單位考入現單位,邁入公務員隊伍,工作環境舒適優越,工資水平雖不高,但遠遠滿足生活需要,且有結餘,閑錢存入銀行或投資於股市,日子越過越滋潤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如今,步入中年的我,已過四十不惑的年紀,房子,車子、票子,該有的似乎都有了。當生活歸於平淡,思想卻如脫韁野馬,開始懷念那些少不更事,年少青狂,滿腹豪情,青春勃發的學習時光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曆史車輪滾滾向前,時代潮流浩蕩飛奔。“飲水不忘掘井人,居安當思歸來源”。今天物質生活極其豐富,離不開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英明抉擇。他解放思想,實事求是,推出改革開放政策,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,開放深圳、汕頭、珠海、廈門4個經濟特區,為中國發展打開世界之窗。現在的我坐享其成之餘,又能做些什麼呢?惟有珍惜時光,努力奮鬥,兢業工作罷了。“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”。70年代出生的我,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長大,是改革開放豐碩成果的受益者,是改革開放一路風雨的見證者,也是改革開放的參與者、推動者。我願意心懷感恩,用熱血和奮鬥,用汗水和拚搏,用自己的餘生,為早日實現中國的“兩個百年夢想”而拚搏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